變化多端、極具前瞻性的唱作人大衛·鮑伊(David Bowie) 身上戲劇性、形象與人格的力量令一代代音樂人從中受益。據其發言人消息,他于周日去世,距離他69歲的生日剛剛過去兩天。

    周一上午,鮑伊先生的死訊在Facebook和Twitter上傳播開來,后由其發言人史蒂芬·馬丁(Steve Martin)予以證實。

    在和癌癥斗爭18個月后鮑伊離世,鮑伊的社交媒體賬號的一份聲明稱。

    “大衛·鮑伊今日在家人的陪伴下平靜離世,”鮑伊Facebook頁面的一則帖子寫道。

    他在上周五(亦是他的生日)發行了最后一張專輯《黑星》(Blackstar),專輯同一支爵士五重奏樂隊合作,是典型的鮑伊風格,神秘而充滿探索色彩。卡耐基音樂廳原定3月31日舉辦一場演出,向他致敬,參演者包括根基樂隊(the Roots)、辛迪·勞帕(Cyndi Lauper)和山羊樂隊(the Mountain Goats)。

    鮑伊亦參與創作了一部外百老匯音樂劇《拉撒路》(Lazarus),這是他1976年主演的影片《出賣地球的男人》(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的續集,頗具超現實色彩。

    鮑伊創作的歌曲總體來說都是關于身為局外人的感受:外星人、不適應環境的人、性冒險者、遠離地球的太空人。他的音樂總是各種風格的多變混合:搖滾、卡巴萊特和爵士,以及他所謂的“塑料靈魂樂”,但其中灌注了真正的靈魂。他可以從日常生活中捕捉到戲劇性和深切的渴望,這一切令他的不少歌曲成為排行榜頭名金曲,包括《讓我們跳舞吧》(Let’s Dance)。

    如果他有一首主題歌,那么無疑是1971年專輯《一切沒問題》(Hunky Dory)中的《改變》(Changes),其中唱道:

    “轉身面對奇怪的事/改變/你們這些搞搖滾的要當心/你們很快就要老了。”

    大衛·鮑伊原名大衛·瓊斯(David Jones),于1947年1月8日生于南倫敦,1969年以一曲《太空怪人》(Space Oddity)一舉成名,后來又以穿著連體衣的人格“齊基·星塵”(Ziggy Stardust)和另一個人格“瘦白公爵”(Thin White Duke)而匿名。他于1996年進入搖滾名人堂。

    鮑伊是他那一代的領軍人物,令搖滾成為戲劇,它精心建構,充滿夸張,然而其技巧中孕育了真誠,能說出遠較自然主義為多的東西。他的聲音可以從男中音躍為高音假聲,因此帶有男女同體的特質,他一直致力于探索無法量化的人性沖動。

    他同樣推動了“時尚”與“名聲”的邊界,并分別以這兩個詞為題創作歌曲,深刻地思省大眾名望的可能性與局限性。

    鮑伊的妻子是國際名模伊曼(Iman),兩人生有一女亞歷山德利亞·瓊斯(Alexandria Jones)。

    他與前妻所生的兒子鄧肯·瓊斯(Duncan Jones)在推特上發表了一則消息: “很遺憾也很令人難過,這個消息是真的。我會離線一段時間。愛所有人。”

    2004年,鮑伊因心臟病發作,被迫中斷專輯《真實》(Reality)的宣傳巡演,其后在很大程度上遠離了公眾視野。當時在德國的一場音樂節演出上,他感覺疼痛,認為是肩膀受傷,接受治療時醫生診出動脈栓塞。

    翌年,他與自己曾經盛贊的樂隊“拱廊之火”(Arcade Fire)一起表演。2006年,他在紐約漢默斯坦俱樂部舉辦的Keep a Child Alive’s Black Ball慈善募捐演出上演出了三首歌,這成了他最后一次公開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