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作為2012年法國總統候選人,弗朗索瓦·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承諾自己會做一個無聊的好伴侶,而不是招搖的萬人迷。

    瓦萊麗·特里耶韋萊

    奧朗德決意將自己和他努力從總統位子上趕下去的尼古拉·薩科齊(Nicolas Sarkozy)區分開來,畢竟薩科齊和前超級名模卡拉·布呂尼(Carla Bruni)的婚姻讓他成為了小報的花邊素材。奧朗德宣稱,“我,法蘭西共和國的總統,將確保自己每時每刻都以身示范。”

    

    塞戈萊納·羅亞爾

    就職20個月之后,奧朗德的競選承諾的履行情況甚至還不如深受失業問題困擾的法國經濟。

    巴黎一家酒吧的電視中播放總統奧朗德參加一場新聞發布會的畫面。他面臨著挑戰,以防止他的丑聞阻礙他的經濟計劃。

    深陷偷情丑聞的奧朗德向法國人對個人不檢點行為有名的包容態度發起了挑戰,并可能讓自己成為嘲諷對象。不過這次偷情更像是臥室鬧劇,而不是莎士比亞戲劇:一個美麗的女演員,一個在家受到鄙視的女人,騎著頗無總統風范的小摩托車,偷偷摸摸地來來去去。

    這起丑聞讓人們看到了奧朗德更冷漠的一面,讓他的政治心機展露無遺,這些東西對他身邊的人來說很熟悉,但很大程度上隱藏于公眾視野。他的判斷力,尤其是他的個人安全,受到了質疑。

    創下歷史性新低的民意調查支持率已經給奧朗德造成極大負擔,他還面臨著挑戰,不讓丑聞影響他去推進一項雄心勃勃的新計劃。該計劃旨在重新恢復法國不斷降低的全球競爭力,并將他所在的社會黨(Socialist Party)推向政治中心。

    下個月,奧朗德還將面臨一個巨大考驗,屆時他將出訪華盛頓,同奧巴馬總統會面。按計劃,奧朗德的正式伴侶瓦萊麗·特里耶韋萊(Valérie Trierweiler)將以實際的第一夫人的身份陪同他出訪。但現在看上去,此次出訪可能會招來大量關注,看奧朗德最終會選誰做旅伴,抑或干脆沒有旅伴。

    “他一直很討厭把政治變成大戲,而現在他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場鬧劇中,”社會黨黨員、前國會議員朱利安·德拉伊(Julien Dray)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問題在于從長期來看,他將如何處理這件事。如果這變成一場雜耍表演,可能就會損害他的總統威望。”

    自從Closer雜志拍到他和41歲的電影女明星茱莉·嘉葉(Julie Gayet)在愛舍麗宮(Élysée Palace)不遠處街角的一座公寓里幽會,59歲的奧朗德就幾乎沒有喘息的機會。茱莉·嘉葉曾經在戲中扮演過各種角色,從外交部官員、理發師,到癮君子,也有過裸戲。該雜志刊登了奧朗德騎著摩托車去幽會的照片,照片中他帶著一個頭盔,拉下了面罩,但他低調的系帶式黑色皮鞋還是暴露了他的身份。

    起初,在性問題上一貫頗為老練的法國人對此次曝光應對從容,但特里耶韋萊卻不是這樣。熟識她的人說,她深受打擊,以至于住進了醫院。

    在特里耶韋萊住院的八天里,奧朗德只去過一次。自從周末離開醫院(以及通過Twitter感謝支持者給她的祝福),她就一直在凡爾賽附近的總統度假官邸拉朗特納別墅(La Lanterne)休息。《巴黎競賽畫報》(Paris Watch)在其網站上報道稱,總統讓特里耶韋萊再給他一些時間。在擁有奧朗德正式配偶身份的同時,特里耶韋萊還是《巴黎競賽畫報》的一名記者。

    根據新聞通訊社的報道,周一,在荷蘭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奧朗德稱特里耶韋萊的狀況“正在好轉”,但他沒有回答關于特里耶韋萊是否是法國第一夫人的問題。

    如果他真的離開特里耶韋萊,這將會是奧朗德七年內第二次高調的分手,之前,他結束了和2007年社會黨總統候選人塞戈萊納·羅亞爾(Ségolène Royal)長達25年的配偶關系,二人育有四個孩子。

    對于支持者來說,奧朗德將開始一個新篇章,他將成為更成熟和務實的領袖,并且可能從與特里耶韋萊的復雜關系中解脫出來。

    他們認為,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一名美國總統身上,那將會成為“媒體馬戲團”式的事件,但法國人不會把這當回事,因此這個新聞將會逐漸銷聲匿跡。

    他的一個密友說,“人們將看到一個新的奧朗德,一個更平和的人。”

    也許對他來說,更令人擔憂的是,他在女性中的支持率可能會受到影響。

    位于蒂勒的Le Pressoir 餐廳老板阿萊特·達羅沙(Arlette da Rocha)說,“這讓法國人看起來就像白癡。他必須說出真相。他的私生活中的這種不符合傳統的行為會為奧朗德的形象抹上污點。”奧朗德的政治生涯就是從蒂勒開始的。

    奧朗德長期以來似乎一直認為,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原則生活。

    作為社會黨領袖,他曾在羅亞爾2007年競選總統時,為她助選。兩人當時都隱瞞了他因為特里耶韋萊而拋棄了她的事實。了解這一情況的法國記者也沒有把這件事曝光。直到選舉結束,羅亞爾才宣布了這個消息。

    羅亞爾后來說,“有過背叛行為的人,將來還會再次背叛。”

    與許多法國配偶一樣,奧朗德從來不是渴望婚姻的人,但這在高級別政治人物中相當少見。并不是羅亞爾不愿意結婚。2006年,在她總統競選初期的一次聯合電視采訪中,當被問到有關婚姻的問題時,她有些頑皮地回答:“我們彼此相愛,所以我在等待他求婚。弗朗索瓦,你愿意娶我么?”

奧朗德尷尬地笑起來,沒說話。